/* /*]]>*/

Error message here!

Error message here!

facebook icon 臉書登入
註冊

Lost your password? Please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. You will receive a link to create a new password.

Error message here!

Back to log-in

Close
尖石老先生茫草

尖石老先生茫草

江西贛州廖公嫡傳門下傳人
星平會海析義 作者
天德堂曆書館【百年傳承】
斑芝花學社 創社人
斑芝花算命團隊 老師

[凡人鐘天地靈秀,形既生。五行感動而善惡分。故論人命,與天地合其德,與日月合其明,與四時合其序,與鬼神合其吉凶,君子修之吉,井人背之凶。]

尖石老人壬辰新竹謹序

日落申山月沈寅 火不西行水流東

前不見古人 後不見來者 諸羅山命理師 之 傳奇故事

柳營有戶大戶人家。人稱「劉舍」,飽讀經書,書香世家,花了2000斤稻米,請了廖友卿批了一本流年本。其中一段落,註了一句話「東敗於齊」。這劉員外,自負飽讀經書,但終究百思不解。託人問了廖友卿,廖友卿回話要劉舍自悟。過了幾年後,劉舍家中發生了大事情,家中長子因故投井自殺。劉舍傷心之餘,忽然想起那本流年本,翻開一看⋯

這是民國二。三十年代的命理鄉野故事 [日本時代]

話說:廖友卿乃福建人氏,後人稱[唐山仙仔]。

早年在唐山,風流倜黨,漂丿的煙斗ㄚ尚,成天小三、小四的,不亦樂乎。

正所謂身弱財多,富屋貧人,一事無成,不容於鄉里。

後來只好跑路帶著小三渡海來臺,投靠住在諸羅山的親叔叔( 廖春棋 )

親叔叔廖春棋是個命理師,唐山過臺灣,落腳在諸羅山替人批命為業。舉凡七政星學、八字流年,涉及極精,小負盛名。

當年廖友卿來臺灣的時候,子丑寅卯是甚麼碗糕,都還搞不懂,但是他卻寫得一手好毛筆字。

於是,叔叔廖春棋與人批命的命狀,全都交由廖友卿來書寫。也正因如此,因緣際會,廖友卿開始接觸術數,學起了命理。

過了某些年之後,年紀也快半百,心想不可長久寄人籬下,於是與叔叔商量,想說出外到處去闖闖,叔叔馬上一口答應說:「天下叢林飯似山,卜相到處任君餐。時也,命也,運也。時候到了,去吧!」

收拾好行李,就從諸羅山一路往台南府城方向而行⋯⋯

某天,天色已暗,涉過急水溪,天又下著雨,全身淋濕,到了溪傍村莊(火燒珠),只好找戶人家,敲門寄宿一晚,家主人熱情款待,並得知廖友卿是位行走江湖的命理師,剛好自己與親戚都篤信命理,親戚的丈夫近日又橫死外地(俗稱: 死路傍),家運不濟。



隔日馬上差人通知親戚,由麻豆兼程趕到火燒珠。丈夫剛過世,本應帶孝,由於外出,把孝服換下,一進門,見上廖友卿,招呼都還沒打,廖友卿馬上言道:「大嫂的丈夫是否剛過世?」

這一說,馬上嚇壞了現場每一個人!

其實這只不過是「江湖入門斷」,與正統命理實不相干,鄉下人難免嘖嘖稱奇。於是乎,連防莊(早年治安不好,莊與莊都連繫防衛)三十六莊頭,風聲繪影,一些大戶人家都紛紛來找廖友卿批命狀。

那時候,批一本流年本,價錢是2000台斤稻米,不是真正大戶人家,根本負擔不起。

所以說嘛,人若在走運,廢鐵都可當黃金賣,擋都擋不住。相命仔嘴胡累累,串講串對對。

思當年,跑路跑來臺灣,吃老煞來走老運,臺灣是寶島,寶島是臺灣ㄚ。

柳營有戶大戶人家。人稱「劉舍」,飽讀經書,書香世家,花了2000斤稻米,請了廖友卿批了一本流年本。流年本上一兵八字,起大運,小運;一兵七政星盤,起大限,小限;流年壹年十二個月,月月詳批,註文為憑。

其中一段落,註了一句話「東敗於齊」。這劉員外,自負飽讀經書,但終究百思不解。託人問了廖友卿,廖友卿回話要劉舍自悟。稻米都給了人,人家不說,又能如何⋯⋯

過了幾年後,劉舍家中發生了大事情,家中長子因故投井自殺。劉舍傷心之餘,忽然想起那本流年本,翻開一看「⋯⋯東敗於齊⋯⋯東敗於齊⋯⋯」忽然驚叫一聲:「我怎會這麼糊塗⋯⋯」


梁惠王曰:「晉國,天下莫強焉,叟之所知也。及寡人之身, 東敗於齊,長子死焉;西喪地於秦七百里;南辱於楚。寡人恥之,願比死者一洒之,如之何則可?」

孟子對曰:「地方百里而可以王。王如施仁政於民,省刑罰,薄稅斂,深耕易耨。壯者以暇日修其孝悌忠信,入以事其父兄,出以事其長上,可使制梃以撻秦楚之堅甲利兵矣。彼奪其民時,使不得耕耨以養其父母,父母凍餓,兄弟妻子離散。彼陷溺其民,王往而征之,夫誰與王敵?故曰:『仁者無敵。』王請勿疑!」


經曰:「及寡人之身。東敗於齊。長子死焉⋯」我書真白讀了。

這是個真實的故事,廖友卿的流年本,家師門親眼看過好幾本,當年20歲。

其中一本是幫某位 <保正> 批的。其中一段。< 遷居自有甲造之日,官訟啟無縲絏之時>。

果真,遷出了草茅,住進了大瓦厝,在校場被日本刑事,刑囚了三天三夜。

批命準不準另外一回事,一個門外漢,由抄命狀到學成,那份研究的精神,就值得大家省思。廖先生聽說未傳綬門徒,應該逝於光復以前。

古人不見了,後人呢⋯⋯⋯⋯⋯⋯

歇息一下喝杯茶,咱們後會有期 尖石老頭子

原文發表於 2011-05-31 http://bit.ly/2pr5jcq